当前位置: 县情 > 大悟文化 > 民风民俗

语言篇--歇后语

发布时间:2014-07-22 信息来源: 作者:佚名 访问量:1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歇后语来自民间,是人民群众根据生活经验总结出来的。它以“比喻一说明”的句法形式使语言表达形象、生动、活泼、幽默,为广大人民所喜爱。这里收集的只是大悟县流传比较广泛的歇后语。

 

狗肉帐——难算清   

豆腐泼了——架子在

猫子屙屎——自个埋   

黄瓜打锣——去了一大截

鸭子死了——嘴巴是硬的   

张飞翻脸——吹胡子瞪眼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羊子打架——对头   

强盗救火——趁火打劫

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卸磨杀驴——恩将仇报   

生铁补锅——本事降人

木匠刳甑——底朝天   

二虎相斗——必有一伤

和尚打架——没辫子抓   

王八掉泪——鳖()伤心

竺堡要警——鎏銎闹。   

夜壶掉把——光落一张嘴

绣花枕头——草包一个   

狗吃糍粑——仰天答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烧红的铁——摸不得   

墙上的草——两边倒

清汤挂面——该咋批办)就咋拌()   

三姐上楼——步步坎

鞋底抹油——溜得快   

火烧乌龟——心内疼

瞎子算命——照直说   

麻布洗脸——粗()相会

当街看报——装文化人   

驴子屙屎——外面光

筷子夹藕——挑眼   

忙槌打鼓——臭名远扬

隔墙打碗——听词   

强盗偷锣——不敢嘴()

三斤鳊鱼——莫窄看了   

马吃石灰——一张白嘴

千里送客——终有一别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过河拆桥——自断后路   

狗过门槛——嘴巴向前

芝麻开花——节节高   

顶风放屁——自己臭自己

狗子烤火——充人数   

儿不养娘——白疼一场

婆婆的鞋——老样   

狗戴帽子——装人样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蒸馒头——蒸()口气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兔子咬人——撵急了

猫哭老鼠——假慈悲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兔子尾巴——长不了   

穿衣戴帽——各随所好

老鼠过街——人人嘁打   

瞎子纺线——胡扯

六月连阴——坏了瓜

庙里失火——慌神

敲锣卖糖——各干一行

玩魔术的——会变

属木匠的——会砍

菜刀剃头——整人

众人拾柴——火焰高

狗咬刺猬——不晓得从那下口

半世冤家——腊肉皮

上山打猎——人人有份

蒜苔炒藕——光棍眼子

秀才屋里——尽是书()

庙里放屁一京()

外甥出题——考舅()

阎王请客——鬼到

火盆烧纸——鬼用

兔子看人——红眼

萝卜上供——哄死人

雨后送伞——空图人情

狗皮帽子——没反正

孩子无娘——说来话长

老太没牙——说话跑风

孕妇过桥——挺儿(铤而)走险

王八咬手——死不松口

驴子打架——使脸抵

武松买肉——挑肥拣瘦

关门放屁——偷偷地消气

狗咬皮影——有得人味

飞蛾扑灯——自取灭亡

杨志卖刀——无人识货

虎死不倒——雄心在

泥鳅打挺——掀不起大浪

猴子带帽——衣冠禽兽

瞎子回门——熟路

打破砂罐——纹()到底

狗咬乌龟——不晓得那是头

皇帝的女——不愁嫁

虾子过河——牵须

铁匠瞪眼——欠锤

空头支票——兑不了现

露水夫妻——不久长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寡妇打儿——舍不得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新官上任——三把火

细伢放炮——又怕又爱

飞机失火——丢机又丢人

棉条打鼓——不咚()

狗见骨头——红了眼

火烧眉毛——顾眼前

和尚打伞——无发()无天

剃头挑子——一头热

老虎拉车——谁赶()

老虎吃肉——坐倒哼

老虎屁股——摸不得

裁缝打架——试一烙铁

老鼠打屁——小气

学生打架——为笔(未必)

鸭子下河——照嘴算

狗掀门帘——全凭一张嘴

乌龟洗澡——爱壳()

火烙烧粑——等不得热

米汤泡饭——就地还原

米汤洗澡——糊里糊涂

王八坐席——龟龟(规规)矩矩

王八坐席——把你当人

庙里长草——慌了神

塘里无鱼——虾子贵

蚊子放屁——小气

蚂蟥屁眼——无反正

梁山军师——吴用(无用)

阎王唱戏——鬼听

水里放屁——鱼闻(余文)

和尚念经——老一套

书店盘存——清书(谦虚)

衙门长草——荒唐()

陀螺屁股——坐不住

竹篮提水——一场空

扁担倒地——一字不识

茶壶装汤圆——有货倒不出

踩高跷过河——半头不是人

要饭的坐车——到那算那

石板上钉钉——硬对硬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破庙的菩萨——东倒西歪

九天的萝卜——冻()

大妹子上鞋——动针()

五阎王开会——都不是人

吃饭咬舌头——跟自己过不去

门缝里瞧人——看扁了

豆腐贴门神——粘不到一块

借来的锣鼓——紧打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汉口的蚊虫——吃客的

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

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砧板上的肉——听剁

才出窝的雀——翅膀没硬

厕所照镜子——臭美

厕所看唱本——臭文章

棺材里放屁——臭死人

飞机上放屁——臭上天

张飞吃豆芽——小菜

阎王爷纳谏——鬼点子

堂屋里打灶——分家

铁匠抹狗皮——当面抵火

做活打瞌睡——有把事为由

癞蛤蟆张口——自来食

梁山的好汉——逼出来的

做棺材生意——赚死人的钱

光屁股推磨——转圈的丢人

玩把戏作揖——没戏了

唱戏的哭丧——假嚎

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重

和尚的木鱼——捱敲的货

竹筒倒豆子——干干净净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

拿灯草吊颈——装样

驴掉阳沟里——乱弹()

腊肉下挂面——有盐()在先

粪桶炸了刳——散板

黄鼠狼招亲——小打小闹

茅缸的石头——又臭又硬

被窝里放屁——怨不到别人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屙尿捡银子——运气来了

黑板上的字——抹了重来

武大郎开店——不选高人

有得金钢钻——不揽瓷器活

篾丝穿豆腐——不用提

吃了铳子的——好伤人

苍蝇爬秤杆——闲操星()

蜂蜜醮糍粑——给你点甜头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披蓑衣打火——惹火上身

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刷子掉了毛——有板有眼

稻草包黄鳝——溜之大吉

狗子坐粪箢——不受人抬举

提粪箢上堂——脏官

小伢见了娘——无事哭三场

土地庙的神——有求必应

猴子坐天下——毛手毛脚

黄鼠狼借蛋——有借无还

狗熊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

猪八戒招亲——难丢凡心

老鼠拉葫芦——大头在后头

小伢吃甘蔗——节节甜

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赵匡胤赌博——输打赢要

外甥打灯笼——照旧()

猴子不上树——多打一气锣

堂屋里作揖——自家恭贺自家

易家湾拜年——一顺

腰里别杆秤——自称自高

狐狸有打到——惹得一身臊

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阎王扮观音——疑神疑鬼

伯伯背弟媳——出力不讨好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和尚陪观音——僧多客少

扁担揩屁股——横勒

猪鼻子插葱——装象

肚脐眼放屁——出腰()

猪尿包打人——不疼人胀人

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

癞蚪打哈欠——好大口气

唱戏娶媳妇——空喜

做梦娶媳妇——想好事

杀猪不用水——干刨

剃头不用水——干刮

乌龟爬田坎——有得一翻

夜壶煮豌豆——臊膨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坐飞机生伢——高产

豆芽炒韭菜——乱七八糟

小母鸡下蛋——急红了脸

瘪谷占了仓——好谷没处装

猴子带眼镜——假斯文

阴天出太阳——假晴()

赶鸭子上架——难事

县太爷放屁——官气

土地庙冒烟——神气

县太爷做梦——官迷

县太爷说话——官腔

手长袖子短——扯不上

铁桶里放炮——空想

财神爷招手——福到

寿星打哈欠——老气横秋

武大郎捉奸——力不从心

猴子偷西瓜——连滚带爬

筷子挑凉粉——滑头光棍

老母猪打架——使嘴啃

坟地里卖布——鬼扯

判官的姑娘——鬼丫头

肚皮上趟刀——好险

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

八月的石榴——合不拢嘴

淘稀泥上墙——和事佬

隔墙甩扁担——横竖由他

丈母娘跺脚——后悔

头上刷浆糊——糊涂蛋

戏台上打架——胡闹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出头的檩子——先烂

孔夫子的脸——文邹邹

阎王爷欠钱——鬼债

老牛拉破车——慢慢往前磨

大碗托糍粑——十拿九稳

羊子不长角——狗大爷

鸭子吃螺蛳——整个吞

野猪进菜园——乱拱

屋脊上开门——六亲不认

亲家母打架——婆婆妈妈

铁匠换马掌——请出蹄()

鸡肉不哄客——各自凭眼色

寿星佬娶小——人老心不老

年猪不吃食——活到了头

猪八戒开店——混吃喝

鸡蛋炒鸭蛋——混蛋

篾匠的徒弟——会编

铁将军把门——上锁

哥哥不在家——少()

土地佬剃头——生刮地皮

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嘴里含灯草——说得轻巧

婆娘拍肚子——太()

长虫吃扁担——硬挺

下巴上架梯——登鼻子上脸

结扎带上环——双保险

戴斗笠打伞——双保险

屙屎带放屁——顺便

锅盖敞早了——夹生饭

灶台上种瓜——不发芽

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

老鼠上灯台——油嘴

王八看绿豆——对眼

豆腐炖骨头——有软有硬

秋后的蚱蜢——蹦不了几天

新安的茅斯——三天香

坛子里放屁——瓮声瓮气

高压线在下——尿()不得

刺猬见了鹰——四脚朝天

大姑娘吃饭——细嚼慢咽

烧香摸屁股——惯施了手脚

飞机上过秤——标准高

新媳妇上轿——头一回

吃白薯打嗝——带苕气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脸上贴膏药——破相

阎王爷扯谎——骗鬼

孙悟空的脸——七十二变

麻雀喂鹞子——生成的

猴子戴毡帽——假充人形

老虎吃豆芽——小菜一碟

爹爹背媳妇——吃亏不讨好

老鼠扒秤钩——自称自高

孔夫子搬家——光是书()

猫子坐椅娃——假正经

猫子谈恋爱——苦叫

猫子掉了爪——扒()不得

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去

豆渣贴门神——不沾板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斋公吃羊肉——开羊()

睡倒吃炒米——歪倒嚼

狗咬猪尿包——空欢喜

狗子舔磨凳——一张白嘴

狗大爷坐轿——不识抬举

狗子含皮人——有得人味

羊子割了角——狗都不如

羊子咬死伢——活天冤枉

乌龟吃大麦——糟蹋粮食

王八醮酱油——鳖()

蟮鱼戴眼镜——有得管头

荷叶包鳝鱼——溜之乎也

扬叉打兔子——空里过

棺材里打锣——吵死人

阎王打谜子——鬼猜

阎王要粑吃——鬼做作

老九的兄弟——老十()

老鸹笑猪黑——自己不觉得

老鸹吃石灰——一张白嘴

螺蛳不屙屎——自有出头之路

打浮泅过河——无船()

二月的竹笋——节节高

牛皮做锅盖——七拱八翘

门神卷灶神——画()里有画()

铁匠的徒弟——就知道打

要饭的敲磬——穷得叮当响

墙上挂狗皮——不象画()

卖布不带尺——胡扯

卖布不带尺——存心不量()

裁缝做嫁衣——替旁人欢喜

荷叶包钉子——个个冒尖

和尚住岩洞——有得寺()

电灯铺搬家——运()泡子

快刀切豆腐——两面光

打伞戴斗笠——多此一举

夜壶掉了把——莫提

篓子掉了系——莫提

炉子挨水缸——半边热

石磙做蜡台——干稳百当

一对叫鸡公——上不了一个窝

胡萝卜錾磨——起()不了齿

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茅窖里游泳——粪涌(奋勇)前进

穷寡妇赶集——要人没人要钱没钱

茅坑里打架——粪()不顾身

热天穿皮袄——死要面子活受罪

黄陂到孝感——县过县(现过现)

蚂蚁坐沙发——弹()都不弹()

稀饭泡米汤——清()上加清()

两手提竹篮——左篮()右也篮()

戳箕装禧头——戳酞绰期有鱼(有余)

狗子进茅斯——闻f)进闻()

水里头按葫芦—_按目j羞一个,揍稚那一个

走河口弯夏店——跑冤枉路

孔夫子的门徒——都是闲()

猪八戒掀门帘——抛头露面

理发的带徒弟——从头起

四两棉花上床  从哪弹()

抓芝麻丢西瓜  逮小的丢大的

戏台上的麻雀  见过大阵式的

见和尚骂秃子  指桑骂槐

戴斗笠帽亲嘴  搞不拢

老太太上蒸笼  受气

草窠林的斑鸠  不知春秋

丈母娘看女婿  越看越欢喜

猪八戒舞钉耙  有两下子

姜子牙卖灰面  倒霉

牛粪上插爆竹  震粪(振奋)

鼻子上挂猪油  香了

丑媳妇见公婆一总有一拜

张果老倒骑驴  不见畜生的面

如来佛打哈欠  ()

龅牙齿啃西瓜  干净

麻绳上扯电灯  路线错误

铁路上的警察  各管一段

太平洋的警察  管得宽

棺材头上放屁  给死人胀气

武大郎摘柿子  够不上

老处女照镜子  孤芳自赏

蛤蟆垫桌子脚  鼓肚子撑

腮帮子拔火罐  顾不上脸

鸡窝里塞棒槌  捣蛋

县太爷做买卖  官商

县太爷戴铐子  官镣()

跑江湖卖膏药  耍嘴皮子

太岁头上动土  大胆

胡萝卜戴小帽  红人

大姑娘的手帕  花样多

骑驴子找驴子    昏头

武大郎卖烧饼  人硬有得货硬

砍倒树捉八哥  稳当

二百钱买两驴  贱货

屁股后头挂锯——断后路

乡里佬盖猪圈——就地取材

屁股上安拉链——开后门

姜太公的驴子——四不象

张果老的驴子——快活畜生

阎王爷出告示——鬼话连篇

溜子沟的石头——有的是

乌龟吃亮火虫——心里是亮的

米汤盆里洗澡——糊里糊涂

豆腐掉到灰里——拍不得打不得

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高粱杆做眼睛——看穿了

倒骨包上长毛——老手

猪八戒过城墙——倒打一耙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骑驴子看唱本——走着瞧

木兰山的菩萨——应远不应近

顶碓窝玩狮子——吃亏不好看

穿皮袄睡石板——一面热

叫花子走夜路——假赶忙

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捏鼻子哄眼睛——自欺自

土地庙贴门神——神小鬼大

道士掉了令牌——作不得法

程咬金的板斧——就三下子

关云长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说书的掉眼泪——替古人担忧

吃石头拉硬屎——犟汉

石饽触撵鸭子——找死

两个山字一摞——请出

孙猴子穿汗衫——半头不是人

瞌睡遇到枕头——求之不得

扯倒胡子过涧——牵须(谦虚)过魄过度)

牛过河扯尾巴——迟了

狐狸精卖裤头——骚货

阎王爷贴告示——鬼晓得

俏大姐啃猪蹄——油()手好咸()

大师傅的肚子——油水多

财神爷打官司——有钱便是理

打鱼佬不上岸——尽在湖()

隔着被窝放屁——搞夹墙去了

万岁爷的茅斯——没你的粪()

姜太公坐窗台——没位

唤狗咬要饭的——拿穷人开心

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拿

生米煮成熟饭  就了

乌龟叫牛踩了    浑身是伤

坟顶上打得螺  尖撞尖

飞机上放鞭炮  ()得高

狗子头上长角  装羊()

城隍庙里的马一陕活畜牲

三斤重的鳊鱼  莫看窄了

癞蛤蟆坐藤椅  不像个人形

癞蛤蟆坐椅娃  假正经

没牙佬吃豌豆  拐得痛

背心里拉胡琴  反倒挫

打背手拉二胡    搓反手

背后头挎锅铲  偷到盛

城墙上的麻雀  吓大了胆

城墙上的麻雀  见过炮火

打破了鸦鹊蛋  乱喳

冷锅里炒豌豆  叫得响

砂锅里炒豌豆  活蹦乱跳

和尚不吃豆腐  怪斋()

三个钱的猪肝  不割()

刀口上过日子  不顾死活

一跟筷子吃面  单挑

三十年的寡妇  好守()

三十黑了吃藕——一年不如一年

鸡笼里过日子——一身的窟窿

堂屋里挂粪桶——臭名在外

堂屋里打连盖——看上看下

阎王殿里比武——鬼打架

七月半说瞎话——哄()

正月十五拜年——迟了半个月

三十夜里出行——百事大吉

吃冰棍拉冰棍——没化()

阮三爷的隔壁——近()三爷

梁山泊的朋友——打出来的

阎王爷嫁姑娘——鬼要

乡里人看告示——一篇大道理

金弹子打雀子——得不偿失

打背手放风筝——扯远了

睡在床上纺线——歪着膀子搅

西瓜皮掌鞋底——不是那块料

茅斯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一串钱挂四门——二百五

对倒镜子行礼——自己恭敬自己

构浆树做家具——不是料

挑棉花走刺林——牵牵挂挂

袖笼里打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

一箭射在鼓上——卜咚(不懂)

裁缝掉了剪子——光尺()

半天云里跑马——露了马脚

叫花子打响板——穷快活

叫花子争门楼——天亮了是人家的

八十岁当和尚——半路出家

拣粪掉了粪扒——有把事当事

药铺里的甘草——少不了

电线杆当筷子——大材小用

眼药瓶栽大蒜——独苗

皮影子进饭店——人多不吃食

灯盏窝里洗澡——不得翻身

吃人不留骨头  厉害主

三分钱买个糖八—吃乃搠矗玩了l有静拍目

大年三十捉兔子有它要过年,有得它也要过年

一个萝卜一个坑——没余地

烟袋掉进火炉里——烧包

胳膝头上捆西瓜——连滚带爬

铁匠铺里的家伙——硬货

放屁打了脚后跟——倒鞋()

捡个石头砸破天——狠谁

一枪打死个麻雀——不够本钱

小麦地里种豌豆——杂种

三个包子上蒸笼——不够格

湿手插在面缸里——甩不掉

半夜起来上扬州——走去走来屋后头

观音老母戴杨柳——爱这个吊“周)

大水冲了龙王庙——≮八不识专人

正月十五卖门神——迟了半月

半夜起来吃冻鱼——不知头尾

腰里别个胡萝卜——假充掸磨的

西瓜掉到油桶里——油头滑脑

和尚庙里借梳子——走错门

麻雀跳到糠坛子——空喜一场

老鼠掉到书箱里——啃本

二两棉花上纺车——你切访《茄—访《茄

稻草绳子做腰带——穷官

八月十五办年货——赶早

七月七日生孩子——赶巧

月亮底下打灯笼——虚明()

麻雀过后认公母——好眼力

麻雀钻进烟囱里——黑道

一分钱买三判官——贱()

叫花子捡块银子——不知放哪儿

眼睛长在额头上——瞧不起人

家家婆婆学跳舞——老有所乐

三个钱买个猪娃——光落一张嘴

半天云里翻跟斗  不着实地

鸭棚老板睡懒觉  不捡蛋(简单)

胳肢窝里夹扇子    不知是个什么鸟

老鼠掉到饭甑里  挨闷

进了棺材还顶嘴  死不服气

马屁拍在大腿上  不是地方

抱鸡母掉到缸里  ()

十五只吊桶打水  七上八下

拿着鸡毛当令箭  吓谁

老鼠给猫当三陪  要钱不要命

哈吧婆娘抱鸡娃  不晓得个数

邋遢婆娘哄鼻子  拿在巴掌心里

磨子高头钟瞌睡  想转了

眼睛长在额壳上  只往高看

一张纸画个鼻子  好大的脸面

热脸挨到冷屁股  你热他不热

非洲爸爸玩蹦级    f)老子一跳

黄鼠狼给鸡拜年  有安好心

鸭子掉到藕塘里  遭荷叶(活孽)

芝麻地里的老鼠  吃香

陕西骡子做马叫一陉腔怪调

老水牛掉到井里    有劲有得地方出

一船乌龟下汉口    有得一个正经货

白菜叶子炒大葱    f)上加青f)

茄子高头结大椒一陉种

坐在磨子上吃藕  想转了,看穿了

兜嘴胡子吃麻糖——沾之f)搭乎()

三十夜里吃碗粥    过年只当有过年

半天云里一雷轰    没头没脑

孙悟空借干钧棒  下海

三个钱买个蜡烛  独照我

十文钱掉了一文  ()()

坐在屋里看电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芦席滚到席子上  高一篾片

阴沟里的马卵骨——又臭又硬

芝麻落在针眼里——碰巧

麻布袋子装钉子——个个想出头

螺蛳壳里做道场——撒不开势

扁担高头搁鸡蛋——危险

强盗口里出赦书——有得一句正经文

八十岁学吹鼓手——上气不接下气

老和尚打破了磬——静坐

老和尚背三斗米——自讨的

泥瓦匠不跟神作揖——知根知底

八十岁老汉砍黄蒿——一日羽硅驾§毙

叫花子让米压死了——自讨的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找的

三个菩萨作两个揖——不晓得作谁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细伢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哈巴狗掉到茅缸里——死胀一顿

穿薄底鞋走泥巴路——赶步(干部)

公鸡下蛋母鸡打鸣——反常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癞蛤蟆跳在凌冰上——你热我不热

癞蛤蟆掉到井里头——卜咚(不懂)

癞蛤蟆钻到阴沟里——黑天无路

半夜里起来吃黄瓜——不知头尾

半夜里梦见做皇帝——快活一时是一时

半夜里起来卖广糖——瞎敲一气锣

背后头背个死老鼠——假充个打猎的

马卵骨掉到刺林里——无挂无忧

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顶

腊月二十四送司命爷——捡好的说

叫化子捡了个大南瓜——发财也不大

叉鸡佬坐在茶担子上——假充正经

一晚上嗑三斤半打瓜子——乱嚼

八十岁老头叼九十斤烟袋——嘴劲

扫描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