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县情 > 大悟文化 > 民风民俗

语言篇---方言

发布时间:2014-07-22 信息来源: 作者:佚名 访问量:1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一、语音特征

本县方言属北方方言西南次方言区。语音上虽具有自己的特色,但与普通话的差异不大。由于本县原是割四县边陲新建的县,虽同属北方方言,但在语音、词汇和语法方面各有特色,约可分为4个方言区:

西部芳畈、二郎、大新、三里、东新原属孝感县所辖,保持了孝感“山里话”的语音特色。南部刘集、河口接近黄陂话,但仍保持zhchshr卷舌韵母。说话喜欢带“得”(di)的语尾。夏店、新城基本属于这一方言片,但发音浑厚重浊,语气高亢,接近豫南方言。

宣化、丰店属“尖音区”,语音较婉柔、尖细,把“完全”说做“打”,“完全不懂”说成“打不懂”。该片有些发音,与本县其他方言片略有不同,如“街、解、介”读音与普通话相同,读成[jie],其他几个方言片就读作[gai];“鞋”、“苋”,宣化、丰店读成x的声母,念做[xie][xian],其他片分别念成[hai][han]fh有时相混,如“风”[feng],读成[hong]sh有时与s相混,如“山”[shan]、“水”[s1]lli]读成[san][sei]

滠水上游东大河一线,黄站、吕王至河口北岗,是典型的黄安(今红安)话。特殊韵≈在这一带用得特别多,如“指甲”[zhg],“娘”[ni]、“儿伢”[ery]

然而建县70余年来,由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交通发达,人际交往频繁,4片方言经过长期交流融合,吸收变化,逐渐趋于浑同。目前,以城关地区为本县的方言代表区。

二、语法特征

本县方言在语法上基本上符合普通话规范,只是在构词方式及语法功能的某些方面保持独特的乡土色彩。

一、词的构成

本县方言,在词的构成方面,有如下几个特点:

1、缀加

给词根添加附加词素,较普通话范围广,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即如普通话常见的“老”、“小”、“儿”、“子”等习惯附加,在本县方言里也不断发展,演化、引伸,采取新的结合方式。

例如:

A、词头、词尾

 “老”:老筋头(长相干瘪)、老眉老眼(一本正经的样子)、老面(酵母面)、老酒、老外(外行)

 “小”:小毛儿(婴儿)、小乖、小痛儿(对孩子昵称)()小点儿(低头赔礼)、小鼻子、小眼睛(粗俗、悭吝、小气)

 “头”:柴头、个头、房头、兆头(预兆)、奔头(前途出路)、念头、俏头(俏皮角色)

 “子”:雪子(霰雪)、痞子(涎皮赖脸)、蔸子(树根或指霸道的人)、流子(二流子)、半欠子(半吊子)、干沟子(身上分文没有)

 “儿”:花苞儿(花蕾)、蒜砣儿(大蒜头)、瓜秧儿(瓜苗)、磬儿、汤勺儿、茶疙瘩儿(泡茶的小陶壶)、锅兜儿、碗兜儿、塘兜儿、屁股兜儿。

 “货”:邪货(不走正道的人)、丢货、赖货、蠢货(含眨义)

“佬”:硬佬(过得硬的人)、广西佬(抗日战争时期贬称国民党桂军)、杀人佬(喻面相凶恶)、叉鸡佬、扯白佬(一贯撒谎)

 “娃”:牛娃、狗娃、鸭娃、鸡娃(多指小畜小禽)

 “伢”:儿伢、姑娘伢、放牛伢、细伢(小孩)

B、动词、形容词后缀

 “势”:大大势、淡淡势、蔫蔫势、马虎势。

 “神”:歪歪神(东倒西歪)、摇摇神、颤颤神、呸呸[p÷i](吹牛)

 “巴煞”:可怜巴煞、造孽巴煞、老年巴煞、眼泪巴煞、吓人巴煞。

 “拉煞”:胡子拉煞、破衣拉煞、惊张拉煞(过分惊慌恐惧)

 “流的”:灰流的、疮流的、汗流的、鼻子流的。

“赛的”:窝赛的(逞能)、阔赛的。

 “倒些()”:狠倒些()、吼倒些()、拖倒些(),盯倒些()

 “倒”:枯[如蹲]倒、放倒、留倒(相当时态助词“着”,表示动作持续进行)

 “得”:吃得,胀得、拍(闲聊)得、跑得、玩得。(对行为肯定)

 “法()”:搞法()、说法()(会么样)开法()

2、复合

并列式:稀散、笔直、赖袋(肮脏)、轻抛(物体轻松或喻人性格轻浮)、打扮、穿戴。

限定式:靛笔(钢笔)、团鱼()、硬壳(乌龟)、火笼、火敦钵、絮裤。

主谓式:火爆(家庭兴旺)、心痛(疼爱)

动宾式:舞饭(做饭)、过中(中饭前打个尖)、消夜、过宴(晚饭前打个尖)、报信儿(密者)、杠嘴(吵嘴)

动辅式:挨下()(亲一亲)、歇下()(歇一会儿)、站下、等下()(等一会儿)、进来、拢来。

3、重叠

AA抱抱、敲[kau]敲、夸夸[kua](表示行为动作进行时间短)、兜兜(涎兜)、饼饼(饼子)、甜甜(甜食),表示物品小巧可爱。

A A:犁一犁、管一管、拍一拍(谈心)、闯一闯(出外谋生,闯荡江湖)

AAB:天天慊(想念)、点点好、些些冷(略微冷)、喷喷[pen]香。

ABB:冷丝丝、酸叽叽、咸丁丁、苦因因、强霸霸(强霸)、蛮克克[ke](蛮横强迫地)

AABB:聊聊撇撇、疯疯遣遣(嬉笑耍闹)、扒扒捺捺(持家勤劳辛苦)、补补衲衲、花花绿

绿(穿戴漂亮)、破破烂烂(穿着破烂)、婆婆妈妈(哕嗦)

AxAB:痞里痞气、懒里懒散、懑的懑憨(又蛮又疾的样子)、古里古怪。

AB④:猪头狗脸、丫头扭颈、邪皮肉脸(顽皮)、洋[s÷]哈笑、皱皮那干、刮瘦如柴、乌焦巴弓、

弯隆古翘、黑蒙隆冬、踢脚绊手、干净撇脱、油抹水光、零打细敲[o]、宽打窄用、明说楷写(直说)、清晨八早(一大早)、古董玩巧、神精打怪(顽皮胡闹、恶作剧)、合乎六形(危险已极)

二、词序倒置

普通话大悟话普通话大悟话

公鸡鸡公回去去[qi]

母鸡鸡婆、鸡母喜欢欢喜

牯牛(公牛)  牛牯整齐齐整

力气气力要紧紧要

护卫卫护

三、句子的特殊结构

本县方言的句法,与普通话大体相同,只是口语方面由于演化、简略,形成小区域的约定俗成,有时略有差异。

(1)被动句式经常省去“被”。

  例:脸晒红了。

  山上的树一下儿砍光了。

(省去“被”)

你的座位把人占了。

(用“把”代替“被”)

王犟牯子叫李书记说服了。

(用“叫”代替“被”)

(2)比较句有时不用“比”。

例:小明大小胜三岁。

(不用“比”,只把表结果的形容词放在比较的两者之间。)

  我肯长,他还肯长些。

  我钻进,他更钻进。

(3)双宾语句,直接宾语在前,间接宾语在后。

  例:借给我一支笔。(普通话)

借支笔我。(大悟方言)

(4)反问句“ABAB”省常略为“AAB”或“ABA”。

例:买书不买书。(普通话)

买不买书或买书不买。(大悟方言)

开会不开会。(普通话)

开不开会或开会不开。(大悟方言)

(5)程度补语习惯格式。

表示行为程度极限用“死”、“死人”、“吹了”等等作补语,在本县十分普通,使用频率高。

“死”:热死(热极了)、痛死、笑死、蠢死、小气(吝啬)死、极作(行为恶劣、下流)死。

“死人”:爱死人(可爱极了)、笑死人、吓死人、噘()死人、贵死人(太贵)

“吹了、[]了”:气吹了(气坏了)、毛[](大发脾气)

(6)动量词做补语。

普通话动量词作补语,宾语是代词,补语一定在宾语之后。本县口头语情况特殊,每当这种情况,补语常常提在宾语之前。

例:

伙计,等我一下。(普通话)

伙计,等一下我。(大悟话)

我想嘁他一声。(普通话)

我想嘁一声他。(大悟话)

三、词汇特征

一、本县方言词的特异现象

1、古词遗留:本县方言还保留了许多古词。

如:宁馨——美好秀气。

《晋书》:“何物老妪,生此宁馨儿。”

方言:①这伢[yar]长得怪宁馨。

②那位大嫂很宁馨(引申为整洁、标致)

鹊薄  用言语戏弄人、打趣人。

方言:说话鹊薄。

薅——锄草。

《诗·周颂》:“既薅荼蓼”。

方言:棉薅七道白如银。

[qin]——渴念,很不满足。

方言:①出门三天就慊家。

②这孩子慊食。

[z1]11]——古称筷子为箸。

方言,箸引伸作动量词:一箸菜、一箸面。

漉——水中捞物。

刘禹锡诗《淘金》:“干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

方言:把衣裳从水里漉起来。

歇肩肩挑背驮短时间歇息,也指人生旅程的短暂休歇。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便渐次以歇肩养力为由。”

方言:劳苦了一辈。f,E‘该歇下[har]肩了。

2、词汇特性

代词

表单数:你[n]、你老家[ga]、他老家[对尊老敬称]、自家、人家、别个。

表复数:不用“们”用“者”。

你者[n·z1]e](你们)、我者(我们)、他者(他们)、姑妈者(姑妈等)、同学者(同学们)

表示二者之间:用“伙”。爷儿伙(老子和儿子)、舅甥伙、亲家伙、伙计伙(大伙)

数词

表示超半数:①用“八分”。八分一碗、八分一勺、八分一箩筐。

②用“大半”。大半桶、大半箢篼、()大半塘。

表示少数:一嗡点儿、一卡[ka]儿、一混星儿、一挖耳儿、一眼屎儿、一棒儿、一把儿。

表示约数:用“把儿”。吨把儿(1)、斤把儿、里把儿、秤把儿(10J)[]

把儿(5)、庹把儿(5)、炮把路(10里路)

量词

A物量

一砣()肉,一脞()瓜,一乘()车,一火()烟。

B动量

()几回(次)、歇一气儿(一会)(跟他讲)一火,()

3、用词同异

本县方言,有些基本词(尤其是名词,对物象的称谓、表述),保持地方独特性,与普通

话迥异。

普通话大悟话 普通话大悟话

祖父爹爹  螳螂  羞子

祖母婆婆(奶奶) 蝌蚪  喀蟆东

外祖父家公蜻蜒  鹰蜻

外祖母家家 雁   雁鹅

太阳  日头 赶  

天气  天道 抓   扣、克、逮

雾气  罩子 肮脏 赖袋

玉米 芦黍砣缓慢 滞弄

萤火虫夜火虫   敏捷 麻利

蚯蚓  臭蟮

4、词汇发展变化

A、词汇的新创和消失。

语言是发展的。本县方言词也随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变化而不断创新演变,有的逐渐消失。在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因列强入侵,民间口语开始出现“洋”字头缀词,如“洋人”、“洋婆”、‘洋船”、“洋枪”、“洋炮”等等。旧中国工商业凋敝,“洋货”充斥市场,举凡引进物什或国内工厂新近产品,一律冠以“洋”字,如“洋烟”、“洋线”、“洋布”、“洋绒头绳”(毛线)、“洋袜子”、“洋伞”(布雨伞)、“洋油”(煤油)、“洋火”(火柴)、“洋灰”(水泥)、“洋铁”(白铁皮)、“洋靛”、“洋红”、“洋绿”、“洋钱”(银圆)等等。解放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被彻底扫除,社会主义工商业飞跃发展,这些“洋”字缀词,便逐渐消失,并出现一些新义词。

如“洋相”、“洋气”、“洋兴儿”(胡乱开玩笑)、“洋板眼”、“洋玩意”、“洋名堂”、“洋闲事”、“洋买卖”、“洋里洋气”、“洋[s÷]哈笑”。这些词均含贬义。有趣的是,现在仍有“洋人儿”一词,却用以专指头脑稀里糊涂的人。

  B、词义扩大,概念的外延扩大。

吃:大悟不仅指吃饭,吸烟亦叫“吃烟”,遭到抢白叫“吃粉”,纸不吸墨叫“不吃墨”。

印:痕迹叫“印子”,脚迹叫“脚印”。亦作动词,指量度。如“印米”、“印地”、“印布”。

走:制作与原样不符叫“走作”、“走样”,货物俏销叫“走俏”,碰上好机遇叫“走火”、“走运”。

傲:指技术强。

例:这师傅手艺很傲。

c、词义缩小,概念的外延缩小。

搭:指附着、沾着。

例:①黄泥巴爱搭锄头。

②泥巴浆子搭了一身。

⑧这桩事就搭着你,求你想个门。

筑:指塞阻。

例:①这个瓶筑子(塞子)不紧。

②下力,把漏窟窿筑紧。

  D、词义转移

  斗:指结合。

  例:①锄头斗个把。

②斗火吃烟。

⑧斗口供。

④钱用得不斗数。

⑤斗下儿情况。

  光:指单单、一老、总是。

  例:①光说不做。

②光是买米就用去十多块。

⑧光明堂。

④光叫你吃亏。

朽:指头绪、样子。

例:①事情还有得朽儿。

②那家伙流里流气,不成个朽儿。

四、方言词语汇辑

说明:有些方言词没有相应的汉字表示,为了认读方便,用同音字或近音字代替。这类字外用[  ]号;特殊异读字,采取重点注音;儿化字后面注儿。

 

方言词释义

货——骗

秋——薰

掰——弄

泅——浇

噘——骂

印——量

昂——嘁

煽——打

唛——什么

款——乱说

巴——撬开

摘——选择

帝——扯掉

扭——绞干

尖——小气

闭——粘贴

懑——非常

钉——缝合

筛——颤动

臼——扭伤

咏——考虑

扣——吝啬

勒——说大话

喏——大声叫

曹——技艺差

抻——伸,伸展

咋——大声说话

绿——凶横,狂

寇——聪明伶俐

粑——馒头类面食

撵——追赶,驱逐

耳——理会,搭理

迥——走路有精神

憨——笨、反应迟钝

泡——物体虚而轻松

确——多指衣服华丽

烂——品质恶劣的人

格——用筛子分出粗细

温——土法潜水的一种动作

舍——相当于普通话的“呢”

昂——大声嘁叫

盘——逗,玩耍。“盘新娘”

勾——低头。“勾倒个腰”

标——液体急速喷射

扑——伏。“扑倒睡”

腺——阉割(家禽)

掠——轻轻地洒扫

奔——向前用力

沁——渗。“水哈沁下去了”

畸——侃,聊。“只会畸天”

撕——抽打。“撕他一顿”

宗——依从,迁就。“就宗他的”

齿——唆使。“齿狗子咬人”

望——盼。“田里望点雨”

蛮——很。蛮丑、蛮热、蛮听话

踣——蹲

肘——举。“把手肘高点”

兜——舀

哈——都,全。“他们哈来了”

漉——捞,滤出。“漉肥猪菜”

斗——拼凑。“几个人斗了百把块钱”

迟——用刀子划开(肉体)

车——转身,转动

塌——坐

攒——挪移,聚积

捱——拖延,磨蹭

钻——啄。“鸡子待田里钻谷吃”

搭——跌,摔。“招呼搭倒哪翘”

紧——长时间。“紧坐,紧说”

死——非常,总是。“死犟”

板——不停地动弹,扭摆

挫——戳捅,挑拨

猴——希望得到。“吃倒碗里,猴倒锅里”

佐——借。“莫佐钱待他”

挢——拖拖拉拉,磨蹭

慊——想念,羡慕

()——前天

()——那里

()——后天

()——祖母

()——母亲

()——昨()

()——高祖母

[]  膝盖

裁缝——缝纫匠

堂客——妻子

崽伢  男孩

女伢  女孩

博士  木匠

靠杆  靠山

强徒  小偷

蒙褂  罩衣

小衣  裤子

调杆  汤匙

脑壳 

横身  全身

精肉  瘦肉

垭渣  垃圾

神服  猪头

牲口驴

牙狗  公狗

碓窝  碓臼

喀蟆  青蛙

叽蛉 

秋蛉 

中时  上午

哈昼  等一会或下午

日里白天

明着  明天

今着  今天

一席  首席

上首  主席

大首  左边

财喜 

小首  右边

高头  上边

下头  下边

摆尾  最后

落把  最后

中干  中间

毛狗  狐狸

蚵蚵  蜻蜒

臭蟮  蚯蚓

喜头  鲫鱼

癞肚  蟾蜍

土狗  蝼蛄

老鸹——乌鸦

鸦鹊——喜鹊

长虫——蛇

纹身——腰身

鼻拱——鼻子

赚头——舌头

拱嘴——猪嘴

颈窝——脖子

桃屋——堂屋

厢房——耳房

茅斯——厕所

桷子——椽子

窖屋——厕所

天坎——门楣

被窝——被子

卧单——床单

袖笼——袖套

围兜——围布

片子——尿布

炖钵——陶钵

砚王——砚台

蒸馍——馍馍

羹粑——汤圆

线粉——粉条

灰面——面粉

油果——油条

水酒——米酒

软饼——煎饼

豆折——豆丝

那哈——那里

洋绊——外行

下凌——结冰

雾幛——雾

天涩——雨天

扯霍——闪电

脚下——下面

另咱——刚才

这咱——这时

满处——到处

打捞——打劫

汪当——冒险

眼勤——羡慕

搁伙——合伙

嗝气——胡扯

劳慰——谢谢

包圆——保证

喝形——危险

舍了——糟了

能圆——能干

富泰——胖,红润

造孽——可怜

切湿——透湿

嘞些——很多

有喜——怀孕

解怀——分娩

日白——撒谎

夸白——聊天

灌酒——买酒

溜枕——落枕

发风——刮风

裸连——罗嗦

夺哈——下面

哈巴——傻瓜

日头——太阳

星斗——星星

打雷——雷鸣

脱胡——摆脱

丁丁——极小

鹊薄——刻薄

熨贴——舒服

邋煞——很脏

刮气——漂亮

嚼经——罗嗦

绵合——贴切

跳钻——健康

烈跳——活泼

左性——索性

将才——刚才

希何——几乎

架势——开始

盛凉——乘凉

剃头——理发

扯炮——扯谎

讲口——争吵

转弯——劝解

礼性——礼貌

出阁——出嫁

怀伢——怀孕

小产——流产

怕丑——害羞

吊颈——上吊

寿木——棺材

后生——男青年

潲水——米泔水

碾砣——碾磙子

忙捶——捣衣棒

槽头——猪头肉

下水——猪内脏

顺风——猪耳朵

牙猪——小公猪

刹黑——黑

黄沙——母黄牛

牯子——公水牛

水沙——母水牛

豺狗——豺、狼

猡猡——小猪娃

阶檐——阶台边

凳娃——小矮凳

米子——炒米花

么事——什么事

哪趟——哪一回

做作——装样子

添喜——生孩子

莫耳——不要听

天变——阴雨天

走暴——下暴雨

不耳——不理会

荫话——悄悄话

添伢——生小孩

月里——月子里

双生——双胞胎

引伢——带小孩

滕哈——往后退

圆房——行房事

神气——行为轻狂

铫子——烧水器具

郎猪——配种公猪

胖头——大头鲢鱼

犍娃——小公黄牛

煤子——点火的纸

火烙——取暖器物

钉耙——四齿铁具

托耙——手工木具

甜根——丝茅草根

几咱——什么时候

哪儿——什么地方

哪嗒——什么地方

出挺——出人洋相

惯施——娇生惯养

跑圈——母猪发情

出槽——肥猪送宰

游和——不躁不急

恶躁——凶狠蛮横

擂槌——厉害猛烈

极作——行为下流

简慢——招待不周

干拍——空坐闲谈

懒尿——小孩尿床

刁巧——刁滑灵巧

撇脱——无牵无挂

洗口——刷牙漱口

做生——操办生日

脚蔸——脚掌后部

圆椅——圆背椅子

领褂——夹絮背心

施尿——给小孩提尿

恶森——指程度非常

闹冤——吵架,打架

由头——来由,理由

因子——过去的怨隙

别个——泛指人家

挂面——手工制面条

颖子——麦壳及麦芒

瓮罐——灶心小铁罐

腰磨——畜拉的石磨

阴漏——天井排水沟

弹匠——弹棉絮的人

侉子——多指北方人

畜牲——家畜的总称

些微——少量,少数

背时——运气不好

抹汗——洗澡,冲凉

搭言——搭讪,搭话

神气——神色,神情

炮种——爆竹,鞭炮

狡嘴——强辨不认错

撮瓢——撮物的木瓢

屙奋——拉屎,排大便

钻进——机灵

惹祸——小孩吵嘴打架

打拷——走路东倒西歪

烧包——出风头、逞能

席川——贮粮食的篾席

夹脊——紧挨正房的屋

榔耙——带铁钉的木具

粝子——脱谷壳的机具

泼辣——做事大胆果决

扯白——编造假话骗人

 

 

仆倒——伏着,面朝下躺

仰倒——仰着,面朝上躺

赶情——送贺礼或份子钱

摆治——整人或作弄人

鼻梁——鼻子突起的部分

倒厅——正屋前面的客厅

天井——堂屋与倒屋之间

荷包——口袋或装钱小包

衣胞——胎盘

繁生——眭情别扭好生气

该账——欠钱

招呼——防备,关照

厉巴——操持家务勤快精干

夹生——生硬不通人情

缩倒——蜷曲着,缩成一团

眼子——上当受骗的老实人

中觉——午觉

下河——倒马桶,涮洗马桶

嗍烟——抽烟

走火——走运

耸驼——身体肥胖行动不灵敏

戳嘴——不听劝说,强词夺理

害伢——孕初期有妊娠反应

跷死——找死,想死

扎实——物体坚固或指身体强壮

戳拐——使坏

盘缠——路费

起夜——夜晚起来大小便

魔气——行为古怪的人

困觉——睡觉

不搁——合不来

占赢——占上风,占便宜

瞌睡——困意,睡意

翘了——不和

过客——请大批亲友吃饭

日白——瞎聊,吹牛

回门——婚后第三天回娘家

这嗒——这里

嗑兴——开心,说笑

[]脂——身上的垢污

独苗()——独子

片巾()——碎布

礓百祭()——台阶

粉明()——黎明

将将()——刚才

跟下()——附近

估谱()——估计

吃妈()——吮奶

[]()——手指

()办——怎么办

向前()——大前天

艾后()——大后天

馋兜()——小儿围兜

人尖()——出类拔萃的人

半转()——傻气,不通人情

冲头()——脾性暴躁做事冒失

合谱()——估计

躲朦()——捉迷藏

[温度]()不爱说话的人

花脚猫()爱东走西逛

一窠罗()孩子多

玩科班()孩子多且小

[]棚——指甲

[]窝——两腋

麻麻喷——小雨

拾迷子——潜水

打匍泅——游泳

打肚子——裸体

打脾寒——疟疾

伤了食——积食

嗒家常——谈心

打匍爬——跌跤

外头人——丈夫

过阴的——巫婆

下马的——男巫

继父佬——继父

娶媳妇——娶亲

走一脚——改嫁

打悠悠——闲逛

里头人——妻子

门壁直——门框

看脚石——基石

髁膝包——膝盖

眼栉毛——睫毛

跑山子——兔子

灶马子——蟑螂

癞克麻——蟾蜍

刺驴子——刺猬

牛嘎子——天牛

檐老鼠——蝙蝠

手杆子——胳臂

财条子——牙齿

勃郎骨——肋骨

螺丝骨——踝骨

寡汉条——独身汉

姑娘——女青年

麻喷子——毛毛雨

亮花虫——萤火虫

土龙子——七步蛇

倒拐包——肘关节

背朗骨——脊椎骨

罩子灯——煤油灯

指嘎草——风仙花

里拱子——香附子

起陆程——跑生意

吃中饭——吃午饭

上笼头——受约束

打酱油——买酱油

定日子——定婚期

接媳妇——娶媳妇

打脱离——闹离婚

连二杆——大腿以下

叫鸡公——突出人物

抱鸡婆——孵雏母鸡

动耳朵——无主心骨

打平伙——凑钱打犒

吃衣禄——咒人好吃

下猪娃——酒醉呕吐

搬高腰——两人摔跤

找个高——到处找遍

揭底子——揭露底细

瞌鼠虫——常犯困的人

打豆腐——喻中途废约

开斗行——粮食交易行

出四外——经常出远门

许东道——用东西打赌

犁板田——收割后犁田

爪子痒——爱动手打人

结烟子——结怨,结梁子

随么事——无论什么事

做亲戚——谈婚事,定亲

老人家——对老年人尊称

月母子——未满月的产妇

腺鸡公——阉割了的公鸡

打个站——停留、上厕所

赶场合——赶赴酒席宴会

百么事——各种大小事情

炽麻杆——草木灰炙过麻杆

新姑娘——新娘

新郎倌——新郎

闹豁子——逗乐子,闹着玩儿

贩桃子——偷偷溜走

斗散方——做事无诚意开玩笑

讲神蛇——拨弄是非引起争吵

钉拢匠——挑担串乡的小铜匠

王百万——自命不凡架子大

屎逛鳊——形似武昌鱼的小鱼

栽跟头——摔倒、失败或出丑

打老黄——把耙过的田再犁一次

席整饭——按乡俗标准正式宴席

光趟话——好听的话

说媳妇——给男方说媒

同裤脚——双方感情好

驮犁辕——被拖儿带女的寡妇招赘

过足生——操办实际生日

过望生——提前操办生日

搞屎棍——行为卑鄙的人

混倒过——稀里糊涂过日子

不对点——互不理睬

撑门扛——脾气躁

眨眼觉——眯睡一小会

老了人——死了老人

小媳妇——妾,童养媳

打活款——处事留余地,不结断

面子账——给面子

说人家——给女方说媒

带一肩——代人把东西挑一段路

送节礼——逢年过节送礼

哪个场——什么场所

碓嘴巴子——礁杵

气鼓卵子——疝气

卯起来喝——放量喝

外甥姑娘——外甥女

矮矮笃笃——很矮小

糊巴烂纠——烧烤糊了

一合一合——恰恰合适

臭气悬天——臭气冲天

疯里魔气——疯疯癫癫

汗把浠水——汗流浃背

热里热闹——热热闹闹

一打两就——一举两得

有来发时——从没来过

犟头烈颈——倔犟不驯

黄皮寡瘦——面黄肌瘦

战战怜怜——战战兢兢

一天到黑——一天到晚

拿蛮作势——装腔作势

生懒好吃——好吃懒做

周围四下——周围,四周

搭手帕的——妇女

谈洋绊话——讲话不在行

王起来吃——放开肚皮吃

轻身骨头——轻浮不可靠

踢脚绊手——受障碍束缚

赤膊连天——光着上身

老实砣子——老实巴交的人

日白扇经——胡吹,说大话

不住流星——不停,不住地

大声吼气——人的声音很大

五狠六狠——很凶狠的样子

稀稀朗朗——很稀疏的样子

吹糠见米——马上就见效益

隔山兄弟——同父异母的兄弟

统气袋子——老受窝囊气的人

二五点子——馊点子,坏主意

裹脚朋友——关系很铁的朋友

抄直赶近——捎近路,走捷径

要紧不慢——慢吞吞,不赶忙

作古当今——一本正经,认真

扒墙上壁——攀爬墙壁等高物

憨吃哈睡——吃得多,睡不醒

裸零精光——一点不剩,精光

毛椒火辣——毛躁,烦躁

清汤寡水——没什么内容的汤水

杂七五八——零杂、零碎的东西

自里自在——很自在安静的样子

憨吃哈胀——猛吃猛喝,吃得又多

老天八地——形容年龄很大的老人

有得捞摸——东西太少,不够消化

哭天无路——无路可走,没有办法

晕头搭脑——有气无力,无精打采

作惊作怪一京惊乍乍,大惊小怪

冤心主意——不情愿,违心的点子

旯头旯脑——旮旮旯旯

半头腰里——中间,半截腰处

干净撇脱——不拖泥带水

流鼻搭涎——流着鼻涕和口水

有红似白——皮肤白里透红

二四八月——不冷不热的季节

锣鼓家廿——锣鼓家什

卖嘴巴子——耍嘴皮子

杂巴闹伙——零碎杂乱的东西

一头不头——哪一头都没图谋到手

裸连绊筋——扯是非,说长话

有得是哈——掌握不好分寸

干皮辣糨——水份被蒸干

三把两快——很麻利,很快

扯皮拉筋——扯皮,争辩

裸连八沙——罗嗦,多嘴

啜吃啜喝——到处混吃喝

嗲声嗲气——声音尖细,忸怩撒娇状

飞天神王——小孩轻狂,顽皮

毛头糙脑——很毛糙,不细致

哼天祷地——哼哼唧唧,痛苦状

拖鞋辍掌——穿戴不整

推进拥出——很多人进进出出

针过线过——过分认真

兜嘴胡子——络腮胡子

找零搭碎——找茬,指桑骂槐

痒痒酥酥——颇动心的样子

泥巴糊天——满身是泥

七拱八翘——各执己见,互不想让

眍眉洼眼——眉骨突出,眼眶深陷

糍粑屁股——一坐下就不愿动的人

横板直扭——不自由,不自主,反感

邻墙隔壁——房子连在一起居住

光面子话——中听的话

摸天地黑——天很晚,看不见

眼泪巴撒——眼泪流出状

绿头绿脑——张狂,很凶

披胸惹带——衣冠不整

夹生半调——说话生硬,技术不熟练

油光水滑——衣着光鲜,人很油滑

二五半调——不通事理,行动鲁莽

黑漆门楼——货劣价高的商铺

道扬不扬——爱理不理,爱动不动

冷火秋烟——没生火,空寂无人

干净伤了——非常干净

无早八早——很早

男将、女将——已婚成年男女

凌冰、命冰——冰

客人、高客——老鼠

撕布、扯布——买布

走草、抖草——狗交配

过夜、消夜——吃晚饭

么窍、么门——什么道路门道

促客、促掐——刻薄,不提供方便

干祸、闯祸——小孩子吵架,打架

苕、木脑壳——愚蠢之人

跟嗒、[]嗒——附近

四六、开山子——斧头

这个场、这个印——这个地方

扫描分享